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昆玉河边护栏断裂少年捞鱼淹死获赔15万

发布日期:2019-11-28 20:00   来源:未知   阅读:

  “每次经过这里,我都会心痛。”昨天下午,中央电视塔南侧昆玉河畔,白小进一边沿河察看河边石护栏是否松动,一边对记者说。自从今年4月29日,她的亲侄儿白力强在这里捞鱼时因石护栏断裂,不慎溺水身亡后,白小进就养成了一个习惯,只要路过这附近,总要过来瞧上两眼,看看是不是还有护栏松动……

  今年4月29日晚8点多,家住西三环中塔园的刘秀蓉和22岁的儿子白力强两人一前一后,去离家不足一里地的昆玉河边遛弯儿。

  “白力强在家养了几条观赏鱼,当时正是‘非典’闹得严重的时候,卖鱼苗的全都关张了,他只不过是想捞几条鱼用来喂鱼而已。”后来,白力强的姑姑白小进在回忆这次断送侄儿性命的非法捞鱼行为时说。

  先到河边的白力强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拿鱼抄,身体倚靠栏杆寻找水中的鱼。就在身高1.76米、体重70多公斤的白力强专心找鱼的过程中,身下只有50厘米高的石护栏突然松动断裂,猝不及防的他一头栽入水中。

  等刘秀蓉赶到河边时,儿子已经不见踪影。因为儿子不会游泳,她赶紧向附近一个消防中队求救。不久后,消防队员从水中捞出了溺水身亡的白力强的尸体。

  事发后,在多次与昆玉河道的直接管理机构———北京河湖管理处交涉未果的情况下,白家开始着手用法律手段讨一个说法。

  在确定与河湖管理处打官司当晚,白力强父母的兄弟姐妹就进行了分工,母亲的亲属负责轮流看护白力强的父母,父亲的亲属负责寻找证据。学过法律的白小进和她喜欢摄影的大姐夫戴云华挑起了寻找证据的重任。

  经过多方努力,5月6日,戴云华终于在昆玉河边找到了最关键的证人———三名外地在京打工者。三人说他们曾于4月26日中午,也就是白力强溺水身亡的前三天,来这里捞泥鳅,当时就已经发现栏杆出现松动的迹象。栏杆的一根立柱轻轻一推就能露出一拇指宽的缝隙,害得他们也差点落水。

  5月8日,收集了大量证据的白力强父母向海淀区人民法院递交诉状,将北京市城市河湖管理处告上法庭,要求河湖管理处给付死亡赔偿金等23万余元。

  对于白力强父母的诉讼请求,河道管理处辩称,白力强在昆玉河进行捕捞的动作是危险的,从而导致石护栏损坏,根本原因是其本人造成的,应由其本人承担责任。

  在法院审理过程中,白小进发现了一个细微变化,在递交了沿途松动护栏的证据后,这些松动的护栏就会被修复。这让白小进在为自己亲属索赔的同时,也感到作为公民对公共设施维护的一种责任感。

  6月19日,海淀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对双方责任作了“三七开”的认定,由河湖管理处承担主要责任(70%),白力强承担次要责任(30%)。法院认为,护栏的作用是安全防护和美化环境,从安全防护的角度讲,防护栏对防止行人误落河中起一定的作用。管理部门应该对护栏尽到检查维修、消除事故隐患的义务。由于护栏本身已存在的危险隐患是导致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因此,法院判决河湖管理处赔偿白力强父母损失15万余元。

  一审判决后,7月1日,河湖管理处提出上诉。他们认为白力强的死亡不是上诉人的行为所致,而是白力强的违法行为造成的。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如果是受害人过错造成的损害,125345.,赢彩天下,后果应该由受害人承担责任。

  “对于原告的独生子的意外死亡,我们深表同情。从道义和情理上说也可以给付原告一定的精神赔偿。”昨天,北京市河湖管理处纪检书记———一审被告代理人李双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据李书记介绍,在1999年昆玉河改造前,每年淹死人数都在40到80人,最多的一年达到97人,从来没有过由他们来赔偿的先例。他认为一审时基本事实不清:“全是原告方单方面在叙述,而且没有一个现场目击者。”

  他拿出河湖管理的法律依据———《北京市城市河湖保护管理条例》。该条例明令禁止在非指定的水域捕捞、垂钓。

  昨天,原告方委托代理人北京盛安达律师事务所的常永江律师在向记者谈到这个案件时,认为本案的重大意义在于“判决能促进全社会对公共安全的关注,才是对死者白力强在天之灵的最大安慰”。

  常律师拿交通安全举例,要想保证交通安全,首先要有硬件,如道路、立交桥等等;其次要有软件,如制定法规、设置交通警察等等。在本案中,河湖管理有硬件,建立了护栏;但软件不行,不能及时巡查,检修维护,对违反规定的行为疏于管理,这才造成了悲剧。白力强的捞鱼行为不会必然导致坠水,松动虚设的石护栏则必然诱骗游人倚靠坠水。因此,非法捞鱼不能作为河湖管理处推卸责任、掩盖管理缺陷的借口。



上一篇:男子车载5子女冲入水库溺亡? 下一篇:没有了